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光海涌

动漫感怀与生活札记

 
 
 

日志

 
 
关于我

上一站:http://cuihuhan.blogbus.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十胜山之恋》  

2010-07-11 16:1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浦绫子是日本当代著名的女作家,很早以前就看过她的名著《冰点》,近日又看到她的另一部长篇小说《十胜山之恋》。

 

《十胜山之恋》由三浦绫子两部连续性的小说构成,分别是《泥流地带》和《续泥流地带》。《泥流地带》八几年就有了中文译本,整书《十胜山之恋》出版于九六年,不过比起2002年才在大陆出版的《冰点》,知名度要差了很多。《冰点》被誉为感人至深的“罪性小说”,是三浦绫子的成名作。不过我在阅览时觉得作者的说教气略浓,故事的设置比较刻意的为了宣扬基督教义而存在。而《十胜山之恋》篇幅更长,背景更开阔,作者以1926年在北海道上富良野地区所发生的泥石流灾害为题材,用质朴温情的笔调讲述日本乡村最底层劳动人民的生活。书中充满了对穷人弱者的同情,对社会现实的思考,和对苦难的一种宗教情绪的化解。我觉得比起“知罪论罪”的《冰点》,更有着引人入胜的情节和让人感动的力量。

 

阅读《十胜山之恋》,最大和最先的感触,就是像在观看一部讲述人性真善丑恶的长篇电视连续剧。作者从主角的幼年写起,耐心细腻的记述他们贫穷艰辛、悲喜交织的生活。书中的主人公拓一和耕作兄弟生长在日本贫寒的山村,他们的爷爷奶奶辈是从异乡来到北海道的拓荒者。当时的北海道气候寒冷、生活困苦,兄弟二人的父亲进山伐木时被倒下的树木砸死,他们的母亲为了减轻家中负担只得独自去外地谋生。兄弟二人自幼就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任,用辛勤的劳动维持着家中亲人的生活。

 

三浦绫子对农村真实的贫穷生活应该有比较详细的了解,所以她在讲述农民的艰辛时非常的细致全面。她笔下的拓一、耕作两兄弟还在上小学三年级时就要和大人们一样披星戴月的辛勤劳作。冬季四点来钟,鸡打两遍鸣儿时便起床干活,若是夏季,鸡刚叫头一遍,三点钟就得爬起来,田里、家里有干不完的活。除非是到了冰天雪地的封山季节,孩子们都难得有空暇到近在咫尺的山间游玩。

 

拓一和耕作的妈妈佐枝外地学习手艺,按照当时的行规,要先做花上几年做没工钱的杂活。等学会了手艺还要再白给师傅做工答谢一年,好不容易才出得了师,身份也被轻视,以后的收入也非常微薄。

 

拓一自小就视邻居福子为青梅竹马。当时福子家境更加贫寒,福子的父亲酗酒好赌,欠下大笔债务无法还清,竟把在福子卖给了城里开妓馆、放高利贷的深城老板当娼妓。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拓一除了万分痛惜,一毛一毛的攒钱想替福子赎身,也找不到别的反抗之路。

 

耕作个性倔强,小时候曾当面向地主深城老板丢石子。耕作的勇气打动了同样不满父亲所作所为的深城节子,然而对于佃户出身的耕作来说,想要娶回节子无疑是难上加难。耕作成绩优异,以第一名的身份考上了中学,但却为了即将出嫁的姐姐能置办起一份嫁妆,自己装病放弃了上学的机会。从高等科毕业后,也因为要赚钱养家,没能入读梦寐以求的师范院校。

 

作者给了以拓一和耕作为代表的底层农民正值善良、勤勉聪慧的高尚品格,对他们夙夜辛劳、积劳成疾,又要忍受地租、高利贷的重重盘剥报以极大的同情。三浦绫子用对话、独白和代入人物处境,设身处地的与之一同思索和探寻生活之路的语气讲述,字里行间能清晰的感受到作者的真情与怜悯。在三浦绫子眼中,无论是日常的艰辛还是将要面临的泥石流灾害,苦难总是与主角们如影随形,苦难总是给善良的人们一次次打击,而看着勤劳善良的主人公们屡受磨难,作者也情不自禁地和书中人物一起发问:“为什么人生如此残酷,为什么善良的人总要受难?”书中这些叙事的细节之处,是我们最可以感受到三浦绫子是用怎样投入的爱心来完成这部作品的地方。

 

 和《冰点》一样,身为基督教虔诚信徒的三浦绫子依然是用基督教“忍耐”和“爱”来消解苦难。在《续泥流地带》,即小说的后半部分,十胜山火山喷发,给上富良野地区的居民造成了重大的伤亡。拓一和耕作的爷爷奶奶及一对姐妹全部罹难。书中对这一段的描写是很伤感的,良田被毁,爷爷奶奶几十年的垦荒心血毁之一旦;嫁给矿工,在火山口工作的姐姐只留下一撮骨灰;身体不好,日夜思念妈妈的妹妹在死后才化了第一次妆,而他们的妈妈佐枝生活刚刚好转,准备回家团圆,迎接她的却是如此噩耗。

 

以火山喷发为始,三浦绫子在《续泥流地带》中的故事叙述更多侧重的是对基督教义的阐发。首先,妈妈佐枝这个形象就贯注了作者的一种思想传达。佐枝为生活所迫,离开故乡十余年,一回来便遇到火山喷发的大灾难。眼见亲人丧生,佐枝却沉默寡言,不在拓一和耕作面前流露悲伤。开始耕作很不理解,后来才发现妈妈只在夜半无人时才会一边流泪一边做祷告。佐枝曾在基督教会养病,接受了基督教义,所以有了宽恕一切、接受一切的觉悟。在日常生活中,佐枝加倍勤劳,默默耕耘,在她身上表现出的是一种用忍耐和承担来追求幸福的信仰。

 

火山爆发后,大量良田被毁,围绕要不要开垦重建,当地的居民意见出现了分歧。主角们支持的村长一派决意不惜代价重建,而深城老板一派则担心耗费钱财,坚决反对重建。支持重建的一派不断遭到恶意诋毁,甚至被说是因为心眼不好才会遭灾,遭了灾才能领救济款、吃上白米饭等等,拓一还为了保护耕作被反对派打伤了腿。一而再的磨难让耕作,也让作者反复追问,为什么像哥哥这样的人会遭殃呢?为什么像深城老板那样的人连点轻伤也没受过,生意也兴隆呢?其结果就是耕作对在朴素生活中相信的善因善果、恶因恶果产生了怀疑,并转而投向了基督的教义:“不要埋怨”、“上帝就是爱”(上帝赐福给我们的时候,我们高兴,他降祸,我们就埋怨吗?)。

 

我知道对于许多读者而言,这种“逆来顺受”似的消解和小说故事渐变成解释经文的举例,阅读感觉是不大畅快的。如果按照一些评论的提法,这可算是作者的思想局限性吧。不过若考虑到三浦绫子的生平和经历,我们也当释然。三浦绫子终生与疾病为伴,曾卧床达十三余年,她是亲身经受过病魔残酷折磨的。在这么艰难的背景下,三浦绫子还是一位高产的作家,那她的写作一定有一个力量的源泉。而毫无疑问,这个源泉便是用基督教义来关怀生命,并在对生命的关怀中传播基督教义,从她第一部作品《冰点》中反复论及“原罪”便可证明。所以她在此后的作品,包括《十胜山之恋》中,用宗教的情怀来塑造人物,用基督的教义来指引人物也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作者在《十胜山之恋》中得出结论:苦难是上帝的考验,面对苦难振奋起来的时候,就能够理解苦难的涵义。小说结尾,故事预示了拓一和福子、耕作和节子这两对情侣终将收获幸福,而这也正代表了作者用“爱”来战胜苦难的美好祝愿。

 

三浦绫子曾从事过教师工作,她在书中对农村孩子的教育教学也做了一些探讨,这些探讨可操作性强,同样体现出作者的拳拳爱心。三浦绫子特别希望教师能真正关心学生,了解学生会遇到的各种困难。书中对比了在乡下和在城市任教的两位老师。乡下的菊川老师,只有小学学历,但他了解民生疾苦,几乎不留课外作业,因为庄稼户的孩子起早贪黑的干农活,没有空余的工夫做作业。要是有学生迟到或在上课时打瞌睡,他也不会责备,他知道那时由于干活耽误了或是累着了。城里教学的益垣老师却完全不了解庄稼户孩子的生活环境,耕作他们从乡下赶来上学迟到了,益垣老师非打即骂,从未想过他们比起城里的孩子起的更早,干的活更多。对于益垣老师的行为,作者在书中借耕作之口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不管挨不挨说,该干的活还得干。即使挨老师的骂,自己认为是正确的,就应该做。”对于当过老师的三浦绫子来说,能够体察到这一点,是非常令人感动的。

 

辽阔的雪原,零零落落的立着白雪皑皑的农舍,丘陵上刚播种的田地,以及裸露着的红褐色的土壤。三浦绫子对北国风光着墨不多,但语言精练流畅,擅于通过自然景物来烘托意境。从书后的附录也可看出,三浦绫子对十胜山喷发的灾情和北海道早期拓荒人员的生活踪迹均有严谨的考证,书中的记述真实生动、可信可感,也为我们打开了一扇了解北海道早期历史的窗口。相对《冰点》来说,我觉得《十胜山之恋》更适合拍摄成长篇电视剧,希望有一天能在日剧中再看到它。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