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光海涌

动漫感怀与生活札记

 
 
 

日志

 
 
关于我

上一站:http://cuihuhan.blogbus.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海峡之光》  

2009-08-01 13:4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较偶然的看到一本日本小说《海峡之光》。看的时候我就感觉“是的,这就是我喜欢的小说了”。一连看了两遍,几乎爱不释手,读后的感觉更如同本书开头的第一句话:“上岸之后,仍一直忘不了海上的故事”。

     我觉得越是优秀的作品,越是难以用几句话概括。它们往往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各条线索交相辉映,给不同的读者以独到的体悟。《海峡之光》就给我这样的感觉。这本小说是日本作家辻仁成的代表作,曾获116届芥川奖。书籍本身只有100余页,并不算大部头的作品。然而作者功力深厚,在深刻的心理描写基础上,全书的记人叙事既条理清晰又延展丰富,简练流畅的文字和娓娓道来的语气精准呈现出复杂背景下主人公的心境变化,小中见大,朴实生动,非常的引人入胜。

     首先把握下故事情节:小说的主人公齐藤是函馆一所监狱的刑务官。在今年来其所属监狱船舶教室培训的受刑人员中,出现了齐藤小学时代同窗花井的名字。齐藤乏味的中年生活因花井的出现泛起阵阵涟漪。与此同时,齐藤曾经工作过的津轻海峡轮渡因为海底隧道的贯通而面临被停航的命运。自然的海峡、情感的海峡,在主人公中年人生的海峡中起伏交错,折射出对往昔的追思,对现实的困惑和对周遭境遇不断抗拒与顺从的海峡之光。

     对于这样的故事题材,如果放开来写,估计一部长篇没问题。然而《海峡之光》就显得非常精炼。作者依托主人公的心理活动,从齐藤的回忆和感发入手,集中于表现人物的生活状态。

     齐藤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人,有着中年人所面对的共有难题:生活压力和感情空虚。他曾经在连接本土与北海道的“羊蹄丸”号渡船上工作,因为婚后生计考虑,提前下船,当上了监狱的刑务官。本就沉默少言的齐藤在监狱工作中更是带上了厚厚的生活面具,乏味与无聊只有在偶然的外遇时才能得以放纵。就在这时,受刑人花井出现了。

     花井是小说着力描写的一个角色。花井自小冷酷伪善,以欺凌弱小和博取褒扬为乐。齐藤回忆了这样一个故事:还是小学生的花井喂养流浪猫,他把手中的面包分给猫咪,但唯独不喂食其中一只。看到那只瘦弱的小猫过来,花井就拎起它往远处扔去。日复一日,花井以看着那只可怜的小猫被活活饿死为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玩弄死亡的恶童,除了齐藤发现他的真面目,老师和同学眼中的花井却是一个成绩优秀的模范生。

     花井的伪善和煽动力仿佛生来具有,小学时代的齐藤被其狠狠欺凌。花井暗中策动全班隔离、鄙视齐藤,把齐藤当作全班的反面教材任意批判与定罪。当齐藤被全班同学围攻时,花井又会站出来总结陈词,鼓励齐藤改正缺点,端正态度,把同学的欺辱当作鞭策。花井的“善举”博得同学们一致赞扬,使得受伤害的齐藤满腔愤恨却无力反抗。被孤立的齐藤只能默默观察花井的一举一动,牢记下花井的恶性,以“看透了花井心中沉睡的恶魔而感到欣喜和满足”。这种憋屈苦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花井转学离开。

     时过境迁,人到中年的齐藤与花井在监狱重逢,只是这一次,齐藤成了刑务官,花井成了受刑人。中年齐藤面对童年阴影再现眼前的心境变化是本书心理描写最为细腻的地方。齐藤面对高材生花井的入狱,先是惊讶与兴奋,想着自己有了惩戒他的权力。然而对记忆中少时被欺辱经历的回避与抗拒,又让齐藤担心被花井认出,把自己曾经的孱弱公布于众。怀着复杂感情的齐藤只能带着更加冷漠的面具对待花井,可内心里却不能停止对花井的窥探与畏惧。齐藤暗自里对花井的一举一动倍加留心,对他的一言一行都详加揣摩,渐渐又回到了像小学时那种只能以“看透了花井心中沉睡的恶魔而感到欣喜和满足”的桎梏心理。这种心理和齐藤已至中年的生活经历结合起来,便精准呈现出了中年人紧张、压抑,用面具伪装自己的谨慎感和已经窥探世事却无心改变的拘束处境。

     花井则是社会的一个异类。小时候的花井虽然伪善,但他学习优秀,领导力强,如果按部就班的工作学习,日后想必也是一个社会“精英”。可是他自己内心的狭隘让他自己不能去接受社会。在监狱里的花井曾说:“这里的生活,是将自己完全融入规律之中,可以说完全符合我的理想。全日本,大概再也找不到像这样可以受到完全制约的地方了。”花井把自己的狭隘和伪装无限放大,没有理由的选择“犯罪”,选择逃避。在他身上,体现出的是中年人一种病态的反社会情结。

     在监狱里,花井多次放弃被褒奖假释的机会,用不断的反常行为折磨着齐藤的神经。于是我们看到:齐藤作为刑务官,面对受刑人员形形色色的犯罪记录,内心渴望着放纵,渴望着像犯人那般享受逸出社会规范的鲁莽与造反。可是尽管越是这么想,现实中的自己越是循规蹈矩、有心无力。而花井作为受刑人员,却甘愿躲在监狱的一隅,不断地以没有理由的犯罪换来被约束被规范的处境。相对于齐藤的迷茫,花井很“现实”的在监狱里统治起自己营造出来的小小王国。这两个角色的心理博弈,就仿佛一面镜子,映照出彼此在中年人生海峡中的载浮载沉,抗拒顺从。

     《海峡之光》的心理描摹深刻细腻,以我现在的阅历,只能做以上的简单分析。作品言辞恳切,寥寥几笔便不露声色的反映出“真实”的生活和生活的“真实”,值得年龄较长的读者细细品味。

     《海峡之光》把背景设定在日本津轻海峡轮渡的停航时期,对津轻海峡的风光和经历时代变革人们的眷恋之情都作了动情的描述。特别客轮的最后一次航行,仿若怀旧的日式老电影片段,乡愁袅袅、情思无限。当“羊蹄丸”号汽笛鸣响的瞬间,我想无论是书中主角还是各位读者,都会忘记自身在现实中的各种束缚,如同立于舰首,迎着海峡上的不息风浪,将视线投向于更加清澈高远的碧海蓝天。

转载:作者介绍
     辻仁成(TsujiHitonari),http://www.j-tsuji-h.com/1959年生于东京。进成城大学后结成乐队,后中途退学。1982年在CBS索尼SD试听会上被评为最佳艺人。1989年以《PIANISSIMO》获《昂》文学奖时,评论界原以为他只是玩玩而已,不想他从此专心写小说,不断发表纯文学作品,1997年以《海峡之光》获第116届芥川奖(日本文学最高荣誉奖),奠定了他在文学界的地位。同年发表的《白佛》被译成法文出版后引起很大反响,以至于1999年入选法国费米娜奖。除此之外,他更涉足影坛,1999年成功执导由丰川悦司(曾饰演日剧《跟我说爱我》男主角)主演的电影《千年旅人》,成为横跨小说、电影、音乐三个领域的多才多艺的创作者,也因此被誉为最具才华的芥川奖得主。2001年,他推出新影片《佛》。辻仁成主要小说另有《冷静与热情之间Blu》、《海峡之光》、《五女夏音》、《玻 璃屋顶》和《总有一天,再见》等。与中山美穗闪电结婚。中山美穗也就是国内曾红极一时的日本电影《情书》女主角扮演者。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