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光海涌

动漫感怀与生活札记

 
 
 

日志

 
 

杭宏---听琴  

2008-02-23 17:5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样一张CD,翻出来欣赏下。

    杭宏《听琴》初版于九九年,我是05年买到的,不知是不是再版。总觉得在九九年还没出现那么多发烧碟、复古潮时,内地能出现这样一张纯文艺的CD,可以说是一个突破,而且本碟也确实精美雅致,不带一点商业气息。

   “创造流行 演绎经典”,侧标上的宣传语就是本碟的定位了。专辑荟萃了30年代宗白华、汪静之、胡适、徐志摩、朱自清等文化名家的十首新诗诗作,熟悉的名篇有戴望舒《有赠》,徐志摩《再别康桥》,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等。全碟作曲由三宝、小柯等人完成。三宝、小柯算是内地流行乐坛的名家,可能是艺术歌曲让他们的才华有了更广阔的发挥空间,所以他们摒弃了一切浮躁喧哗的流行歌曲模式,采用了纯粹的交响乐伴奏,大气恢宏又丝丝入扣,凸现出诗作本身的清丽和深情。比如《教我如何不想她》,词含俗趣,曲却大气温婉;《再别康桥》相较台湾版本,则更显流动轻盈。

    对于演唱者杭宏,我了解不多。首先可以肯定,她是真心喜欢这些二三十年代的诗作的,因为收入碟中的诗作由她本人选定,谱曲也是由她邀请作曲家们完成的。所以杭宏不仅是本碟的演唱者,也同样是本碟的发起者、制作者。只是以我个人的感觉,她的演唱技艺娴熟,细致深情,但却过于中规中矩,声音对诗作的诠释缺乏一种通透的灵韵,使得整张碟听下来略显苍白凄清,缺乏一种有声文学更为饱满含蓄的内在张力。所以,尽管我也认为这是一张不可多得的上乘佳作,但距离同类型的一些经典作品,如齐豫《有一个人》等,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在专辑的后记里,杭宏感谢了许多关心本碟出版的专家学者,象邓正来、王岳川、周国平等等,阵容超级强大。但本碟并没有藉此弄个什么众多专家联名推荐之类的宣传噱头,安安静静的出版发行,能够收藏一张,实属幸事。

聽琴- 宗白華

我低了頭
聽著琴海的音波
無限的世界
無限的人生
從我心頭流過
我只是悠然聽著
忽然一曲清歌
驚墮我手中的花
我的心杳然去了
淚下如雨.

笛声 汪静之  

去年雪压梅花的冬天

月亮吻西湖的夜里

我们游孤山的时候

她为我吹了一回笛

 吹得白雪微笑地轻舞

吹得小星滴下了泪

吹得湖水露出了笑影

吹得梅花想提前吐蕊

 今夜我怀念吹笛的人

就到孤山去寻笛声

山儿沉默着一动不动

湖水死一样地冷清

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

天上飄著些微雲,
地上吹著些微風。
啊!
微風吹動了我頭髮,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戀愛著海洋,
海洋戀愛著月光。
啊!
這般蜜也似的銀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魚兒慢慢游。
啊!
燕子你說些什麼話?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樹在冷風裏搖,
野火在暮色中燒。
啊!
西天還有些兒殘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1920年9月4日(写于伦敦

朱自清《虞美人》

千山一霎头都白
照彻离人色
 宵来陌上走雷车
尽是摩挲两眼梦还家 
如今又上江南路
乍听吴娃语
暗中独自计归程
蓦地依依怯怯近乡情

转篇大家的评论:

  讓經典流行(作者:周國平)

  我只見過杭宏兩回。第一回,人家告訴我,她是一個歌手,可是關於她的歌手生涯,她自己一句也沒有說起。第二回已是一年以後,她給我帶來了一盤剛錄製好的磁帶,便是她的演唱專輯《聽琴》。她仍然沒有一句話談論她的歌曲,只是讓我有空時聽一聽。
  某日深夜,伏案用功之餘,我把這盤磁帶插進放錄機,戴上了耳機。一開始我是不經意的,可是,隨著以鋼琴伴奏開始的第一支歌曲響起,我的心立即為之一振,不由得聚精會神起來。我意識到,我面對的是一種與中國當今流行歌曲很不同的東西。
  作為一個外行,我不能對專輯的純粹音樂方面發表評論,只能說一說我的感覺。首先我要說,我非常喜歡聽———喜歡聽杭宏的唱,喜歡聽以交響樂為主的配樂,喜歡聽被音樂重新解釋過的我所熟悉的那些三十年代詩作。用古典音樂為流行歌曲配樂,用流行歌風演繹文人詩行,這種結合誠然新穎,但在這張專輯裏絲毫不令人感到勉強。我甚至覺得,它于杭宏是如此自然而然,好像原本就應該屬於她的。究其原因,想必是因為杭宏並非刻意騖新,她的立足點和出發點都是她的個性,創新只是個性展現的水到渠成的結果罷了。我仿佛看見,多年以來,她一直孜孜不倦地在為她的聲音的個性和她的心靈的個性尋找最合適的音樂載體,這一尋找終於把她引到了現在的地點。
  一個在江南水鄉唱著越劇長大的女子,她心中抹不去的是對真情的渴望,那真情應當是溫柔、含蓄、細膩甚至纏綿悱惻的。舉目四望,她看見的卻是一片感情荒漠。在她安身立命的流行歌壇,情歌領域被快餐商和包裝商盤踞著,盛行的是煽情、矯情乃至自鳴得意的寡情。於是,她回過頭去尋找,重新發現了三十年代詩群。
  聽一聽她吟唱的這些詩吧,沒有一首不是以情真意切開頭的,也沒有一首不是以惆悵、憂傷和一種不可名狀的失落感結尾的。也許一切真愛在本質上都是憂傷的,在形而上的意義上都必然要失落,就像歌中那個聽琴人,但凡無限的世界和人生從他心頭流過,他的心便無可避免地要隨一曲清歌杳然而去。然而,在我們的時代,感情的簡單化業已司空見慣,真愛必含的深刻的憂傷越發成了不可理解的稀有之物。於是,杭宏的歌唱就不僅是一種感應,更是一種引申。經過配樂和歌聲的詮釋,詩中原有的柔情更加濃郁了,原有憂傷卻透出了些許悲憤的調子,因為今日的真愛之人首先承受的是社會意義上的失落,相形之下,那種形而上意義上的失落反倒是值得懷念的了!
   一個民族的傳統並非某些不變的無生命的典籍,而是始終處在生成之中的活的有機體,因而,譬如說,融合了中西詩藝的三十年代詩歌業已成為中國詩歌傳統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傳統不僅是文化的傳承,更是一代代人對人類永恆精神價值的不息追求。在三十年代詩歌中,情感的執著和精微便體現了這種追求。不妨說,無論一個人,還是一種藝術存在,文化積累構成了其血肉,精神內涵構成了其靈魂。只要我們仍把流行音樂視為藝術,它就同樣不能缺少文化積累和精神內涵這樣兩個方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